圆圈正义

上周利用午休时间看了罗翔老师的《圆圈正义》,觉得此书不甚值得一读,特来发表一下对罗老师爆红的一些想法。

我也算是罗老师的粉丝,闲着没事的时候就看几个罗老师的视频,确实风趣幽默,也发人深省。但是为什么罗老师写的《圆圈正义》,我总觉得那么不值一看呢?我尝试总结了一下。罗老师的课,吸引人的地方可以分为两点。第一点,是风趣幽默的讲课风格,加上有趣的犯罪案例。这很容易理解,罗老师是讲刑法的,不止是罗翔,很多讲刑法的老师都非常受学生欢迎。我在学校的时候也选过一门课叫《犯罪通论》,老师也是非常风趣幽默,出口成章,动不动就飚几个段子,这可能是刑法学老师的日常。第二点,很红很正的价值观和言行合一的人格魅力。除去刑法老师的特色,罗老师还有自己的特色,那就是喜欢动不动就来一段哲学思辨,表达自己的价值观。尽管罗老师的哲学思辨充满漏洞和错误(后文会提到),但是价值观绝对是没的说,是名副其实的温情的法律人。再就是言行合一的人格魅力,罗老师不仅嘴上说着要弘扬法治精神,也作出了行动上的表率。罗老师成名之后,也没有沉迷于各种商业合作之中,而是继续以弘扬法治精神为己任,推掉了几乎所有让他代言和带货的合作方,讲课始终干货满满,这种精神实在令人敬佩。

那为什么罗老师的书感觉很不值一看呢,我们也一点一点推敲。第一点,最容易推出的一点,罗老师书中的内容,有大概一半,在讲课的时候都说过了,因此使得书本内容减色不少,这不必展开说。第二点,罗老师在哲学上并是专业,而此书又主要偏向于哲学,因此漏洞和错误很多,简单说几点好了。首先看书名《圆圈正义》,罗老师认为,存在绝对的正义,绝对的正义不随时代或情景的改变而改变,是一种客观存在的标准。不能因为我们无法达到绝对的正义,就认为没有绝对的正义;正如我们永远画不出完美的圆,但不能因此否定完美的圆这个概念是客观存在的。罗老师同时提出论据,当你在说“不存在绝对的正义”这句话时,你这句话本身就是绝对的;当你说一件事情不正义时,显然脑海中就会存在一个概念叫正义。可惜的是,这些论据都太过小儿科,只能忽悠一下高中生或者普通大学生。“不存在绝对的正义”这句话确实是绝对的,但是,存在“绝对”这一概念或者存在绝对的命题,都不能证明存在绝对正义。与之相反,我就认为绝对正义显然是不存在的,以发展的角度来看待正义的概念,更有价值。可能今天看来是正义的事情,明天就不那么正义;可能今天看来不正义的事情,明天看来就会是正义的。第二个例子,罗老师经常讲到功利主义,但罗老师总是把功利主义和道德主义对立起来,认为前者追求眼前的利益,而后者追求绝对的正义和道德。但这完全是错的。哲学和伦理学也是我非常感兴趣的方向之一,功利主义我也曾深入研究。它有很多流派,目前主流的流派,以全人类的最长远利益最大为目标。而把时间无限向后延长之后,追求最将来的全人类的幸福度最大化,几乎不可避免的会导向道德主义。也就是说,功利主义和道德主义不仅不是完全对立的,反而是完全相容的。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从哲学的角度来看,罗老师这本书深度着实一般。

话又说回来,这本书对我也不是完全没有启发。在此之前,我非常热衷于法律经济学,将很多法律经济学的观点奉为圭臬。但是,在我以前对法律经济学的应用中,从未涉及过刑事案件和刑法。而罗老师,恰好在其中一篇文章中分析了法律到底是起防范作用还是起惩罚作用,这些分析辩证地指出,如果仅考虑法律的防范作用,会发生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们不再需要抓捕犯罪分子,而只需要找替罪羊即可;而如果仅考虑法律的惩罚作用,法律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这引起了我对法律经济学的反思,因为法律经济学的分析方法从根本上来讲,其实就是主要考虑法律的防范作用,只要可以让未来的经济效用最大化,就是法律经济学所赞同的。而后我又查询了一些资料,原来早就出现了将法学、法律经济学和哲学融合起来研究的科学。这使我的观念发生了一些改变,同时也为我以后的学习指明了一部分方向。

但是,总体而言,我认为罗老师此书并没有多少出彩的地方,并不值得一读。有兴趣的,还是多看罗老师几期视频,可能收获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